首页  »  另类小说  »  江湖虐缘断肠崖下1-3
江湖虐缘断肠崖下1-3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内容可能含有裸聊、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,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《江湖孽缘》番外之断肠崖下    作者:红绳紫带

第一回:千钧一发

    朦胧醒来,天还是那样的蓝,风还是那样的细,微风拂过脸颊,几根发丝轻轻飘蕩,仿佛在诉说着什麽。

    我这是在哪里?发生了什麽?我……是谁?

    女人支撑着坐了起来,拨开如云的秀发,一张倾国倾城的容顔完美地展现出来。那种美,惊心动魄,惹人怜惜,又让人欲念大炽,恨不得将她揉碎。

    她艰难地坐起,窈窕的身子却是出乎意料得丰满,胸前鼓胀的双峰高高耸起,浑圆硕满,随着女人身体艰难的摆动颤颤巍巍,有一种摇摇欲坠的震撼。女人似乎是受了重伤,浑身酸软无力,那如蛇般纤细柔美的腰肢似乎随时都会软倒,两条修长的美腿蜷曲折叠,妩媚撩人,令人心动不已。

    女人试了几次,终究无法站起,丰满的肉臀无力地瘫在地上,挤压出令人热血沸腾的轮廓。

    沈鱼落雁,闭月羞花,窈窕柔美又丰乳肥臀,这仙女下凡一样的人儿柔弱的伏在那里,魔鬼般超乎想象的极品身材任何男人都无法抵抗,真可谓天生尤物,造化神妙。

    阳光穿过峡谷,静静地洒在仙女身上,显得圣洁祥和。她静静地躺在那里,美丽的眉角轻轻皱起,脑海中闪过一幅幅混乱的画面,然而却没有一幅能看清。

  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   未知之地,隐魔教。

    发展了几年的深渊地狱已经颇具规模,莺莺燕燕的阁楼里,娇声不断,淫乱不已。各色的权势男人集中在此地,在各种各样的性爱环境中,抱着自己心仪已久的美娇娘,尽情地发泄着对她的欲望。

    天字魅房中,极乐道人搂着一具芳名远扬的白嫩肉体,狂插不已。“啪啪……”的交合声中,女人的哀吟、男人的狂笑混杂在一起,直叫人心头火热,欲血沸腾。

    良久,一声哀婉撩人的呻吟响起,紧接着是男人快活的嘶吼,淫乱的房间里渐渐平息。半响,一个身披道袍的中年男子缓步走出,神情满是发泄后的舒爽,只见他回头笑道:“公孙世家月兰夫人的滋味果真非同凡响,我圣教耗费诸多将你纳来,也算物有所值。明天,道爷想你带去后山树林中交配,你可要洗净身子,做好準备。”

    极乐道人大笑而去,身后半掩的门缝中,经曆几度春风的月兰夫人一丝不挂地伏在床上,玉体横陈,满面潮红。白皙的美肉颤抖抽搐着,粉背香汗淋漓,诱人的下体收缩蠕动,一股股乳白色液体从里面缓缓流出……。

    书房中,极乐道人端坐在案前,浏览着一条条的信息,不时有人恭敬地呈上卷宗又急急退下。他有条不紊地整理着,无论看到怎样惊世骇俗的情报,神情始终没有任何变化。

    这里是隐魔教,也就是百年前的正宗魔教。和以往曆史上的魔教不同,现在的隐魔教已经不再局限于武林,而是在世俗、豪门、诸侯以及朝廷等层面进行全面渗透,甚至连关外蛮夷都有所来往。这百年来,隐魔教卧薪尝胆、韬光养晦,逐渐由一个没落教派扭转颓势,演变成一个盘根错节的庞大地下势力,如今已经隐隐有了改朝换代的资本。然而隐魔教始终低调着,在那神秘教主的统领下小心翼翼掩藏自己,耐心筹备着,真不知它一朝崛起之时,会是怎样的一番景象。

    然而极乐道人却不属于隐魔教,他是融魂派中人。融魂派和隐魔教之间的关系複杂难明,而今只是隐魔教的附庸,负责经营深渊地狱。融魂派中人都是淫道前辈,讲究“无父无子”,均以师叔、师侄相称,人也极少,他只有三个师兄和两个师叔,其中阴师叔一直隐匿在尘世,谁也不知道他的下落,包括他的授业师叔马师叔。极乐道人算是半道入门,他原本出身全真教,又偷偷拜师于马师叔,后来受困于色惹下事端,诈死脱身后便一直在深渊地狱隐藏。

    现在的他是极乐道人,当年世俗的他还有一个身份——全真教三代弟子赵志敬!

    卷宗一页页从眼前翻过,不知看到了什麽消息,原本面色平静的极乐道人倏然神色大变,沈默了半响,直奔深渊地狱总坛而去。

    “师叔,师侄想要下山。”极乐道人诚恳地看着面前的中年。中年神色淡然,缓缓看了他一眼,只是一眼便令他心生惶恐。

    这中年男子就是他的授业师叔,深渊地狱的创建者——马长老!

    马长老神情平静,仿佛早有预料,他张口歎道:“癡儿,当年的事情还未放下?那女子岂是常人所能拥有?再等些年罢。”

    “师叔,我这次一定要下山,您就成全我吧!”

    中年深深看了他一眼,沈默良久,道:“只看生死,不结姻缘。”

    “师叔……”

    “时候未到。”

    七日后,一群黑衣人出现在绝情谷外。是夜,绝情谷中惨叫连天,鸡犬不留,谷主掌上明珠公孙绿萼被秘密送往深渊地狱。

    极乐道人没有心思处理善后,吩咐一衆魔教连夜準备,次日清晨,便沿着长长的绳索独自下到断肠崖下。

    踩了踩地面,极乐道人不禁擡头回顾,这终年雾气弥漫的断肠崖,不过百亩方圆,底下竟有百丈之深。如此绝境,纵是绝顶高手跃下,也是九死一生,情报中说她跳崖之前已经身中剧毒,不知还能有几分幸存的可能。

    极乐道人心中担忧不已,生怕找到她的时候,看到的只是一具美丽却冰冷的身体。

    当年第一次见到她时,那修行多年的道心便轰然倒塌,她仙女般的容貌、出尘的气质以及窈窕又丰满的身材深深吸引着他。这仙子,便是那活死人墓的主人——小龙女。

    爲了得到小龙女,当年的极乐道人赵志敬毫不犹豫拜马长老爲师,时常下山掳掠女子,研习淫道秘术;窥到小龙女和杨过修炼玉女心经后,他又挑拨师门,百般与杨过爲难;他日夜窥探,终于乘虚而入一尝芳泽,事后又嫁祸给师弟尹志平;他不惜出卖师门,引进蒙古鞑子,最终还是没能得偿所愿。最后他重伤诈死,被马长老带进隐魔教,潜伏至今。

    虽然小龙女不知道这些事情,但在极乐道人看来,自己爲她做了那麽多,就应该得到她。这些年来,哪怕在深渊地狱中和再漂亮的女人交欢,极乐道人心里想的还是小龙女,在他心里,如果不是当年稚嫩懦弱不敢表白,小龙女早就是他的了。只要这次找到小龙女,谁也别想再把她带走,她永远是自己的。

    走过崎岖的乱石,极乐道人仔细寻找着小龙女的蹤迹,出乎意料的是,不一会儿便有了线索。

    那是河边的一株高柳,细密的柳条中几根枝干从中折断,无力地悬挂在那里。树下是柔软的沙滩,隐隐还有被压过的痕迹。极乐道人查看片刻,心中大喜,用力拍了拍身边的树干,长舒口气,不知怎的,平坦的裤裆开始高高耸起。他只是想一下小龙女,竟是比看深渊地狱的女人们跳豔舞还兴奋。

    极乐道人强压心头的激动,登高而望。崖下面积并不大,入目所见,除了这条流淌的河流便尽是山石松柳,根本没有一个活人。极乐道人心头微微失望,不过很快又变得兴奋起来,他跳下树,也不管崖上的一衆魔教,只是兴沖沖地沿着河水往下游寻去。

    极乐道人沿着沙滩兴沖沖地奔行着,嘴里咕哝着听不清的话语,胯下的屌物早已高高勃起,随着奔跑一甩一甩的,很是淫邪滑稽。多少年了,他从未如此高兴过,如此失态过,在他脑海里,仿佛看到了小龙女正在前面等他,她已经筑好了简朴的草屋,做好了丰盛的早餐,坐在暖暖的床边温柔地等他。

    “仙子稍等一下,极乐马上就过去,先不用忙吃饭,这些年朝思暮想的,一定要在仙子身上发泄个够才行。……,今晚要捏爆你的奶子!”

    极乐道人嘴中含混地嘟囔着,整个人都有些神经质。他对小龙女的迷恋,已经深入骨髓,她的一颦一笑,她的一举一动,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,都令极乐道人兴奋不已。几年没有见到她了,真不知道会漂亮丰满到什麽程度,自己简直要疯掉了!

    “小龙女,我来了!”

  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   安静的流水旁,茂密的树丛后面,有一处寒潭,潭水并不深却寒冷异常,散发出阵阵寒气。长相怪异的鱼儿,摇着尾巴在里面缓缓游弋,有些眼熟,又印象模糊。

    极乐道人回过头来仔细查看着脚下,又擡头看了看前面。痕迹越来越清晰了,小龙女至多一天前还从这里经过,也许就是刚才。

    沿着痕迹又寻找片刻,极乐道人双目一凝,只见寒潭的对面靠近崖壁处有一石洞,石洞中散乱着一团团硕大的卵形白石,一个白色的身影正静静地伏在一颗白石上,犹如一朵即将凋零的雪莲,美丽又苍白。

    极乐道人心中咯噔一下,欲念全消,他怔怔地站在那里,整个身子都有些僵硬。过了好半响他才反应过来,哆嗦着连滚带爬跑了过去。

    扶起女人绝美的臻首,极乐道人身躯一颤,没错!是她!是小龙女!看着朝思暮想的人儿安静地躺在自己怀中,比自己印象中的还要美丽迷人,然而那苍白得吓人的面容,却令他心头疼痛欲死,呼吸都要停止了。

    小龙女平时不爱说话,看起来甚至有些不近人情,然而当年那整个世界只有小龙女的极乐道人却知道,看似木讷的她只是因爲久居深山,不善和人交流,她的内心是那样的温柔善良,甚至不会去拒绝别人。那时候虽然功力不济,但极乐道人一直在小龙女身边守护着她,小龙女的一举一动在他眼里都充满了吸引力,令他迷恋、心动。

    看着怀中凄美的容顔,极乐道人眼泪夺眶而出,过往的一幕幕仿佛告别般浮现在脑海中。自己爲了她做尽坏事,臭名昭着,心里没有任何怨言,哪怕全天下都唾弃自己,哪怕自己所做的一切她都不知道,哪怕自己当年死在她的剑下,那也是满足的。爲了她,自己怎样都没关系,就算粉身碎骨也心甘情愿,然而她不能有事。谁要伤害她,我便杀谁!不管是谁干的,一定要杀了他!

    极乐道人小心翼翼地看着小龙女,心中充满了悔恨与自责,小龙女的呼吸已经细不可察,她就要死了吗?就要离开自己了吗?多少年的日思夜想,无数次的对镜表白,还没有对她说出那句话,所有的一切就这样结束了吗?她死了,自己活着还有什麽意思!

    极乐道人悲悔攻心,胸口一窒,“哇!”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。

    “不可能!你怎麽能死?”

    极乐道人一声低吼,强行压下心头的动蕩,开始思考救人的办法。这世上医道高人无数,然而真正能做到生死人肉白骨的,只有隐魔教莫先生无疑。自己虽然不济,好歹也跟他老人家学了些时日,小龙女尽管已经呼吸微弱,但毕竟还活着,活着就一定还有的救!一定!

    极乐道人强压心神一番查验,发现小龙女伤势并无大碍,却是中毒极深,毒素以寒毒爲主。他心头一动,手忙脚乱地翻出一粒蜡丸,捏碎后取出一颗腥红的药丸,舀水喂小龙女服下。片刻后,小龙女面色竟然红润了些许,呼吸也加深了些许。极乐道人心头大喜,恨不得跑到莫先生跟前狠狠地磕几个头。

    毒素暂时压制,但以小龙女现在的情况,却不可能经受住长途跋涉赶往隐魔教,还要自己想办法治疗。极乐道人心事重重,他出去取了些干草回来,将小龙女仔细放好,又马不停蹄地外出寻药。

    断肠崖下四季如春,根本没有什麽耐寒的药物,绝情谷又太过偏僻,周边只有些小村镇,无药可买。小龙女体内寒毒极爲霸道,一般的药物起不到什麽作用,公孙世家的药房极乐道人已经搜过了,只有寥寥几味药材适宜,却不会有什麽大的效果。极乐道人返回绝情谷转了一圈,取回几味药材,让一衆魔教四散寻药,便又回到了崖下。

    极乐道人愁眉紧锁回到石洞,看小龙女脸色越来越苍白,眉头皱得更深了。

    谷底的白天时间短,眼看快要天黑了。极乐道人味同嚼蜡地吃了点干粮,又从小龙女腰间取出一瓶蜂蜜,小心翼翼地给小龙女喂下。再没有人能比他了解小龙女,哪怕杨过。极乐道人细心地擦拭着小龙女的嘴角,这样的场面本来应该有些温馨,现在却只剩下了苦涩。

    极乐道人一通忙碌,又趁着天黑之前抱了些枯枝回来,点火取暖,希望能驱散些小龙女体内的寒意。他抱着小龙女安静地坐在草床上,火光将他们斑驳的背影映上石壁,仿佛一对相依爲命的夫妻,他们正互相依偎,在冷酷的命运面前,艰难挣扎。

    极乐道人抱着小龙女,心中旖念丛生,虽然已经极力压制,但下身还是不由自主地翘了起来。小龙女的身材诱惑力实在太大,根本不是正常男性所能抗拒的。极乐道人感觉到了自己下体的异样,暗骂一句,却又忍不住去抚摸小龙女脸蛋,入手的冰凉提醒着他绝不可轻举妄动。他不得不想些别的,好转移自己注意力,“总不能一直吃蜂蜜,喝些热汤应该能好些,不过自己没带炊具……”。

    极乐道人胡思乱想着,鬼使神差地起身走出石洞,他想打些肉食,熬些汤给小龙女喝,也好驱驱寒。极乐道人在外面溜达了半响,猛然醒悟天已经黑了,哪里又能捉到什麽。他就是这样,对小龙女有着魂魄颠倒一样的癡恋,如孩子一样无所适从,如父亲一样默默无私,又如小心谨慎的飞蛾,却对烛火没有任何抵抗力。

    忽然,极乐道人想起了白日寒潭中见到的鱼儿,便冒着刺骨的寒意,摸黑跳下寒潭捉了两条。

    金黄色的鱼肉在火上翻滚,香气格外浓郁,肥厚的油脂下满是莹黄鲜美的嫩肉,火一烤“滋滋……”作响。鱼肉的香气令极乐道人食欲大动,他尝了一口,香嫩的鱼肉入口即化,鲜美异常。下一刻他停住了,只觉那口热腾腾鱼肉一入腹,便如同一道火焰滚过,一路烧到了心肺髒脾,阵阵热力在体内散发弥漫,让人忍不住打个哆嗦,竟是浑身舒坦。

    极乐道人一声赞歎,继而眼睛一亮,这莫不是那《医经》中记载的绝迹奇鱼“入火喉”?据记载这“入火喉”只能在四季冰冷的寒水中生长,生长周期极爲缓慢,十几年方能长成,是一味罕见的阳性奇药。据传古时在极北苦寒之地,当地居民往往要在冬天来临之前储存几尾“入火喉”,在冬日最寒冷的那几天服用,以便抵御难熬的严冬。也由此可见,“入火喉”的药性之猛烈与持久。

    极乐道人心高气傲,以往哪里会在意一条鱼,再怎样美味珍稀也只是一只鱼罢了。然而现在的他,眼中却是一片火热,甚至隐隐有热泪盈眶。

    “小龙女有救了!”

  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红绳紫带写于2012年11月26日

第二回:佳人归心

    潺潺的河水婉转流淌,茂密的芦苇后,几丝春光偶尔外泄。

    清凉的河水从修长的玉颈流过,变成一粒粒晶莹的水珠,沿着诱人的曲线,在雪白娇嫩又硕大浑圆的肉球上欢快的滚动。水珠互相追逐着,尚未从那白硕的山峦落下,便随着一只纤纤玉手粘到了一片柔滑的美背,一路向下,越来越纤细窈窕,直到遇到一团肥美的隆起,便陡然变得丰腴水嫩。沿着那条幽深的沟壑深深流入,温度遽然提升了许多,周围也显得水渍淋漓,在路过那条狭长的小溪后,水珠终于掉落,温热、颤动。

    仙子正在沐浴,淫贼岸旁窥伺。

    小龙女脸颊发烫,芳心跳动不已,她知道极乐道人喜欢自己,昨天他已经说了,而且他说过,自己已经有丈夫了。小龙女并不知道自己的丈夫长得什麽样子,也不知道和他的感情怎样,只是她很感激这个救她的人。他叫赵极乐,很多年前就一直暗恋自己,现在他在追求自己。

    小龙女并不讨厌极乐道人,反而对他的癡心很是感动,她能看出来极乐道人没有对她说谎。想到从前竟有这样一个癡心的男子默默守护自己,小龙女心中一阵感动与温馨,然而又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   虽然已经记不得以前的种种,但极乐道人的救命之恩,以及这段时间无微不至的照料,小龙女也已芳心萌动。她心里有些紧张,想和他多说话,又怕看到他那灼热的目光,她知道他很色,现在,他就很可能躲在岸边偷看自己。

    小龙女睁大了眼睛,张着小嘴看着他,神情可爱到了极点,片刻后,连忙蹲下身来惊呼道:“赵极乐,你先别过来……”

    “嘿嘿,仙子洗澡怎麽也不叫上贫道?”极乐道人两眼放光地看着芦苇后的小龙女,眼神中满是贪婪与迷恋。小龙女的病情终于痊愈,崖上的魔教一衆也早就被他打发走了,这时候,他不想任何人打搅到他的好事。极乐道人三两步走到小龙女跟前,看着双手捂胸羞急失措的她,手臂一张便扑了过去。

    “啊……”一声惊呼,小龙女小手慌乱地撑在极乐道人胸前,身子不由自主地和他一起向后倒去。修长的玉腿在空中一扬,随着男人的臀部向水中滑落,说不出的惊慌柔弱。

    芦苇边的水很浅,下面满是柔软的细沙。极乐道人将小龙女压在身下,胸口不由自主地去挤压她高耸的胸部,说道:“小龙女,你好美,嫁给我吧!”

    小龙女害羞地闭上眼睛,用力去推极乐道人,却怎样也推不开他,只好小声说道:“你说的,我有丈夫了……。”

    “唔,昨晚忘了告诉你,你丈夫已经死了,他被蒙古高手杀死了。”

    “哦……”小龙女神情愣愣的,没有伤心,也没有怀疑,她根本就记不得自己丈夫是谁了。

    “那就嫁给我吧,小龙女。”

    “给我点时间,赵极乐,……让我想想,好吗?”

    “当然可以,不过这段时间贫道那麽辛苦,现在仙子的病也好了,可要和我好好亲热一番才行。”极乐道人目光灼灼地盯着小龙女,仿佛要把她一口吞下。

    小龙女闻言大羞,却并没有反对,妙目轻合,任由极乐道人压在自己身上热情地亲吻着。极乐道人的吻雨点般落在玉人的脸上、额上、唇上、胸前……,大手猴急地扒开小龙女的手臂,让那一对浑圆硕满的雪奶呈现在自己面前,而他的热吻也一路向下,湿润地贴上了那一片颤抖的乳肉。

    小龙女的脸蛋潮红一片,红晕一直延伸到了天鹅般修长的玉颈根部,她迷乱地抓住极乐道人的头,雪白的胸部禁不住微微上挺,去迎合男人的亲吻。

    极乐道人此时心中激蕩,感觉手都有些不够用,小龙女的含情默许,令他那久经波折早已坚如磐石的心禁不住地颤抖。他最是了解小龙女,知道佳人已经认可了他,缺少的仅仅是一个过程。这麽多年的默默守候,癡心不改,等的不就是她那低头间的温柔。

    时光荏苒,曆经百般坎坷,守护一生的仙子终于许下芳心,这一刻,极乐道人直欲仰天长啸,伏地痛哭。

    一只纤柔的小手轻轻拂过极乐道人的脸庞,拭去他尚未滑落的泪水,那种细腻与温柔,直让人感歎心羡。

    “极乐,你怎麽了?”小龙女双手捧着极乐道人的脸,关心地问道。

    “我……是高兴……”极乐道人深吸口气,将深埋在小龙女双乳间的手抽出来,同样捧着她的脸,深深地看着她微笑着,道:“终于能和你在一起,这辈子死也无憾……”。

    小龙女芳心一颤,连忙伸手捂住极乐道人的嘴,却又被他的脸推着,贴到了自己的唇上。男人的大手再次抚上了小龙女饱满的乳房,她迷离地看着身上的男人,良久将手抽离,二人相拥吻在一起……

    清澈的河水缓缓流淌,一丛丛的芦苇仿佛床帐般竖立在水中,遮挡外人的视线。一处茂密的芦苇后,娇吟阵阵,浪花四溅,两条修长的美腿时而探出芦苇随风摇摆,时而猛然扬起用力伸直,那雪白修长的曲线,令人赏心悦目,心生邪念。

    一声婉转急促的呻吟幽幽传出,虽然极力压抑,仍悠扬妩媚。芦苇后渐渐沈寂,随着一声动人的娇呼,赤裸的男人迈步而出,一具雪白娇嫩的美肉被他打横抱在身前,男人满脸的兴奋与得意,毫不掩饰他对肉欲发泄的渴望与急迫。玉人似乎羞于赤裸交缠毫无遮挡,可爱的小手慌忙地将握着的肉屌松掉,藕臂伸展紧紧攀着男人的脖子,一颗臻首顺势埋进他的胸膛。雪白娇嫩的肉体蜷曲在男人身前,鼓胀的胸部在男人的胸前挤压成雪白的一团,随着走动鼓胀不已。洁白的小腿在空中晃蕩着,五个粉红的小脚趾可爱地蜷曲在一起,佳人的身体洋溢出一层迷人的粉红,也不知刚才的芦苇后,都和男人做了些什麽。

  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   宽敞的石洞前,碧水蕩漾,百花盛开,一颗颗大小不一的卵石点缀其间,有的形如圆盆,有的高于人首,一直延伸到石洞深处。幽暗的石洞中,一颗颗白色的卵石曆经无数年河水的沖刷洗涤,一尘不染地躺在那里,一种温馨的气息渐渐弥漫,如同一窝待孵的卵,在温暖的巢穴中酣睡,印证了大自然的代代传承。而仿佛冥冥中相印相通,无意中也见证了一对雌雄间的交配繁育。

    “啪啪……噗咕……噗咕……”

    “啊……嗯……”

    火热的肉体撞击声越来越快,越来越激烈,佳人渐渐不堪淫弄,饱满的双峰几乎要把持不住。她张开小口用力的呼吸着,男人的大屌粗壮异常,撞在她的胸前,几乎要把她的心都撞碎了。

    “小龙女……哦……我爱你……”

    “啊……极乐……慢……慢一点……”

    忽然,男人一声低吼,一双大手猛地抓住玉人胸前的一对大奶,死死地摁在胯下,健壮的臀股仿佛上了发条般疯狂地抽动起来。剧烈的压迫,疯狂的乳交,玉人含羞忍耐,双峰上挺,迷人的玉颈被迫后仰,几乎不能呼吸。

    “喔……小龙女……我射了……”骤然间,男人全身猛然绷紧,双手深深抓入乳肉,颤抖的臀胯狠命一挺,一大股浓厚的热精喷射而出。

    “啊……极乐……”

    火热的精液强劲有力,击打在玉人的下颚,又四处喷洒,一股一股,连绵不绝,仿佛在伊人的胸前下了一场精液雨。

    良久,激烈乳交后的男女瘫倒在一起,也不管那些粘粘的精液,抱在一起便亲吻起来。这一吻,仿佛打开天窗,灵欲交融,这一吻,仿佛彼此相约,关系确定。一吻定情,直至神魂颠倒,直至天昏地暗,两人才缓缓分开。

    十几年的魂牵梦绕,睁开眼来,一切都跟原来不同了。从此,美人归心,从此,姻缘相结。春房软帐,股沟交叠,巫山翻腾,不分日夜。

    极乐道人紧紧抱着小龙女,舒适地挤压着她的胸部,双手拢着她雪嫩的丰臀,缓缓摩挲,轻声道:“刚才累坏了吧?”

    小龙女红着脸不作答,只是将一颗臻首埋在他的怀里,美丽的玉颈上粘满了他亮晶晶的精液,胸前更是湿滑一片。

    极乐道人看得心头火热,欲念又起,双手抓着小龙女丰腴的臀肉,渐渐加大了力度。如今佳人赤裸在怀,满身淫液地亲热温存,那羞涩又淫乱的样子,是个男人都受不了。不一会儿,躺在小龙女粉腿间的男人性物又再度勃起。

    “嘿嘿……,仙子休息好了吗?贫道的性欲可是很强的,接下来,就让我们尽情做爱吧。”

    极乐道人嘿嘿一笑,猛地将小龙女抱起,一丝不挂地将她压在身后的卵石上,顶开白花花的美腿,挺枪上马,便要直捣黄龙!

    “啊……等一下……极乐……”小龙女又是羞涩又是惊慌,双手扶住极乐道人的肩膀,娇声道:“我先清洗一下……”。

    “仙子的身体这麽娇贵,哪里还用洗……,贫道等不及了,可要进去了……”。极乐道人将小龙女的双腿提起来夹在腰后,端起自己的长屌,大龟头在小龙女的湿滑的蜜道口来回磨动,随时都会挺股肏入。

    “啊……让我洗一下……再做……”羞耻的性器彼此磨动,小龙女的身子都有些打颤,雪白的双腿不由地夹紧极乐道人屁股,哀求道:“好极乐,先让我洗一下嘛,待会儿你要怎样都可以……”

    “那就一起洗。”

    “嗯……,一起。”

    极乐道人恋恋不舍地放下手中的屌,横在小龙女的臀下,心中又实在舍不得放她下来,就这样抱着小龙女的腰臀迈步向外走去。

    小龙女一丝不挂地缠在极乐道人身上,任由他一路抚臀轻薄,感受着臀下那根大屌的粗长火热,想着不一会儿就要和这个男人进行性爱,不禁娇躯颤抖,将他缠得更紧了。二人肢体交缠,极其荒淫地出现在光天化日下,走过一颗颗卵石,踩着柔软的青草,向不远处的小河行去……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红绳紫带写于2012年11月31日

第三回:姻缘相结

    娇嫩的藕臂在水中轻轻舒展,丰满躯体摆动撩人,雪白的大奶上,娇小的乳头粉红水润,映衬出整颗乳房的硕大宏伟。肥白的乳肉上,片片黄白淫渍在清水的沖洗下消失不见,使得原本就雪嫩的肌肤越发光洁莹白。然而还未等乳边的秽渍完全清洗干净,一只男人的大手猛然探抓过来,一把扯住一只沈甸甸的巨乳,淫亵地揉搓起来。

    女人一声娇呼,迷人的娇躯闪躲到一旁,然而马上又被身后的男人缠上来。

    “仙子洗好了吗……”极乐道人笑嘻嘻地从后面抱着小龙女的柔腰,吻着她毫无瑕疵的玉背,轻声问道。

    小龙女红着脸不理他,只管清洗自己的身子。不过男人可没这麽容易放过她,不一会儿又来摸她的乳房,让她不得不躲开骚扰。

    “大色狼!”小龙女捂着雪白的酥胸,红着脸啐道。

    “嘿嘿,贫道对仙子可是一片癡心,欲望越大说明爱得越深哩!仙子娇滴滴的身子,贫道可是垂涎三尺……”

    “胡说……”小龙女被他臊得不行,心想这人可真是好色如命,自己怎麽就对他动了心?难道真的是爱愈深,欲愈热?小龙女摇了摇臻首不敢乱想,看他又色迷迷地贴了过来,连忙躲开,可是一会儿又被他黏上。

    极乐道人从后面搂着小龙女的身体,兴奋地耸动着,仿佛他和小龙女水中的下体已经结合在一起。小龙女被他顶得心慌意乱,几乎站立不稳,男人粗长的性具在她丰满的臀股间乱戳,有几次险些进入,让她不由得芳心狂跳。

    浪花飞溅,淫男癡狂,温柔的佳人顺从地让他抱着戳弄,芳心情意显露无疑。

    “极乐……嗯……去岸上……去岸上做……”

    小龙女羞急的呼唤让极乐道人稍稍恢複了些神智,他一把抱起小龙女,飞快地奔上岸边,发力跃到了一块平坦的卵石上。

    极乐道人将小龙女轻轻放下,分开她修长的玉腿,探头舔吸片刻。淋漓的嫩唇蚌肉敏感地在他唇下收缩蠕动,美人娇吟,两条雪白的大腿在极乐道人耳边轻轻厮磨。极乐道人欲火蒸腾急于发泄,终究不会久于调情,他分开小龙女美腿的纠缠,扶着他粗长的屌杆,让那圆滚滚的大龟头在小龙女紧窄的蜜道口来回磨动。

    梦中的情景变爲现实,令极乐道人魂牵梦绕的仙子,即将和他建立性关系,极乐道人深吸口气,心中激蕩不已。一双洁白的藕臂搭在极乐道人的脖颈上,他低头深深看着身下的仙子,在她柔情羞涩的眼神中,腥红的大龟头在两人股胯间一闪即没。

    “啊……!”

    一声哀婉悠扬的呻吟从小龙女唇间发出,她的小手死死地抓紧男人的后背,双腿用力地在他腰后纠缠绞动,猛然上挺的双峰将两人的胸前撑得满满的。小龙女小口大张,柳腰后仰如弓,仿佛一只频死的天鹅在努力地呼吸着,美丽的容顔上,已是星眸迷离,泪珠盈眶。

    “咝……”

    极乐道人倒吸口气,不敢轻举妄动,尽管他已经有心理準备,但还是有些猝不及防。小龙女的体内紧窄异常,粘膜嫩肉层层纠缠住他侵入的下体,那强烈的快感由臀股一直延伸到头顶,竟是隐隐有了泄意。这时候只要几次深插,极乐道人怕是就要一泄如注了。

    好个蜜壶宝穴,层层包裹,层层吮吸,温软知性,催情引精,纵是静止不动,便已然销魂蕩魄。若不是极乐道人淫道小成又有心理準备,可真要出丑了,换成普通男子,怕是早已把持不住,狂泻千里。

    良久,小龙女紧绷的玉体缓缓放松,见极乐道人关心地看着她,不由心生感激。

    极乐道人亦是松了口气,只觉蜜壶之中渐渐温软,渐渐的放松,粘稠的花蜜在玉壶中缓缓流动,滋润着他肥大的男屌。二人的身体渐渐发热,见身下的仙子情意绵绵的望着自己,极乐道人便没有了顾忌,开始缓缓深入。

    “小龙女,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,唔……好紧……”

    极乐道人双手撑着石面,绷紧了屁股缓抽轻捣,粗长的大屌艰难地行进着,还有将近一半裸露在外面。他深吸口气,肉棒渐渐深入,越来越深地占有着身下的小龙女。美人儿也在他的深入下,羞涩不安地蠕动着。

    小龙女抱着极乐道人,将脸贴在他的胸膛上,体内男人的肉棒是那样的火热与粗长,深了又深,她的一颗芳心都被顶到了嗓子眼。小龙女想要开口呻吟,但在男人面前又羞于啓齿,只好将他紧紧抱住,心中爱意渐生。

    “小龙女,你是我的了,好高兴……贫道还要更深一些……”

    “嗯……极乐……”

    极乐道人兴奋地绷紧屁股深挺着,努力地将更多的屌肉挤进小龙女的身体,硕圆的龟头一进再进,不知挺进多深,小龙女光洁的小腹上甚至隐隐有鼓胀凸起的痕迹。“来了!”极乐道人一声低喝,屁股猛力一挺,长长的大屌“滋……”的一声钻入小龙女体内。爱液四溅,七尺长的巨屌竟有近六尺深深没入,也不知那前端的龟头已经身处何处。

    “啊……”猛烈的深插下,小龙女缠紧了极乐道人,小腿死死地盘在他的屁股上,粉红的小脚趾用力的弯着。她美丽的脸上一片羞绝,白玉般的娇躯霎时间绷紧,仿佛即将堕入泄身的浪潮。还没等小龙女适应,体内的那根巨物又被男人缓缓抽出,那强烈的拖拽感,令她娇躯禁不住地颤抖,只觉五髒六腑连同魂儿都要被一同拽走了。

    然而,性爱的抽插是连绵不绝的,男屌尚未完全抽出,又在小龙女羞绝的神情中遽然插入!

    “噗滋……”空虚的蜜穴瞬间被填满。

    “啊……”小龙女娇呼呻吟,紧紧抱着和她合爲一体的极乐道人,满面潮红,玉齿打颤。她攀附在男人身下,吃力地容纳着他过于粗大的性物,那种被粗壮大屌深深占有的胀满感,直令她身心满足,芳心仿佛都有了依靠。

    “噗滋……噗滋……”

    “啊……嗯……极乐……”

    爱液渐渐增多,下体的交合声也渐渐加快。极乐道人额头冒汗,兴奋地抽动着,和小龙女做爱令他越来越难以自控,尤其是小龙女体内紧凑之极的蜜穴,让他只想不顾一切地狂插猛泄。

    “喔……小龙女,你的里面……真舒服……”极乐道人吸着冷气,神情亢奋地呻吟着。他伏低身子趴在小龙女身上,胯部抵着小龙女下体便是一阵深度的快耸。

    “滋咕滋咕……噗哧……”

    “啊……极乐……轻……轻一点……你的太大……”

    “小龙女……哦……我爱你……”极乐道人低头向小龙女索吻,双手往她胸前那对鼓胀的乳房摸去。

    “极乐……嗯……”小龙女被极乐道人急顶,有些呼吸不畅,但极乐道人索吻,也只好顺从于他。

    红润诱人的小嘴,带着甜甜的湿意,羞涩地和男人亲吻着,两人的交合也稍稍放缓了些。极乐道人缀着小龙女的小嘴,叼着她可口的小香舌,贪婪地吮吸品尝,吸得“滋滋……”作响。他的双手深深陷在小龙女胸前,五指抓进雪白柔腻的乳肉,将两颗沈甸甸的大奶尽情揉捏成各种形状。

    极乐道人吮吸半响,舔了舔小龙女湿湿的嘴边,又去吮弄她玉滑可人的耳垂,轻声赞歎道:“小龙女,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完美……”

    小龙女娇羞难耐,芳心却是欢喜。性爱之时,男人的甜言蜜语,任何女人都难以抗拒。

    “我会爱你一生一世,我会守护你一辈子,我们再不分开,以后的每时每刻,我都要和你做爱……”极乐道人一边说着,一边将胯下的性器挺进小龙女的肉体深处。

    “嗯……极乐……我……我也喜欢你……”小龙女抱着极乐道人,听着他的甜言蜜语,芳心满足不已。

    “噗咕噗咕……啪啪……”极乐道人兴奋地抽插起来,双目灼灼地看着小龙女,道:“太好了,那我们就不停地做爱吧,不分彼此,永远地结合在一起……”

    “嗯……啊……极乐……”

    粗长的大屌深深地抽插着,男人粗重的喘息,女人含羞的娇吟,伴着连绵不绝的靡靡交合声传出很远。

    河边,大石上,一对赤裸的男女紧紧纠缠在一起,激烈地交合着,女人的雪白娇嫩和男人的粗犷灰黄形成鲜明的对比。远远望去,仿佛两只顔色不同的肉虫交叠在一起,纠缠挤压,翻滚蠕动。

    玉人白嫩的肉体异常的丰满,胸前一对颤颤巍巍的大奶时不时被男人抓弄揉挤,显得羞赧又无奈。美人似刚刚堕入爱河,初次和伴侣进入性爱殿堂的她,想要尽力服侍男人又羞涩矜持,只能顺从地承受男人的挺动。然而迷人的她却又是本性羞涩,只是在男人的吩咐下变换了几次性爱姿势,便已哀羞欲绝,不敢擡头。尤其现在正被男人以“老汉推车”的后插姿势肆意地撞击着后臀,更令她倍感羞耻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    “啪啪……啪啪……”

    “啊……极乐……慢一些……要……要到了……”

    极乐道人双眼泛红,动作也有些粗鲁,后入的抽插姿势令他兴奋不已。他抱紧了小龙女丰腴的后臀,狠命地捣弄着,通红的长枪在小龙女的臀下进进出出,恨不得将肚皮下那团圆滚滚的白臀软肉插穿才好。极乐道人粗长的大屌将小龙女的阴道嫩穴撑得满满的,快速进出的过程中,甚至能看见龟头在小龙女小腹移动的痕迹。

    小龙女伏在大石上,精致美妙的上身展露无遗,在极乐道人的大力抽插下,白滑的柔腰玉背摇摆颤动,说不出的娇弱动人。她温顺地趴在石面上,任由身后的男人尽情捣插,小嘴死死地咬住一绺秀发,倾城的容顔上早已是春情四溢,欲仙欲死。粗大男屌在湿滑紧缩的阴道深处狂抽猛顶,剧烈的性交快感一浪高过一浪,将小龙女一颗纯洁的心抛到云端,又跌入深渊。

    “唔……好紧……好过瘾……哦……仙子的身体……真是让贫道消受不了啊……”极乐道人贪婪地抱着小龙女的肉臀,满足地压在上面耸动着,火热的肉屌隐隐发胀,丝丝泄意开始弥漫。他想放缓抽动,可是小龙女似乎高潮在即,粘滑紧凑的腔道中开始阵阵抽搐、挤压,那凤巢深处传来的要命的吸力,令他头皮发麻,抽插起来反而越发激烈。“哦……贫道……贫道也要射给仙子了……”。

    “嗯……啊……极乐……不要这麽激烈……不行了……要……要来了……”

    小龙女娇躯不住地颤抖,藕臂伸展想要抓住些什麽,然而光滑的大石上却连棵青草都没有。她的身体颤动得越来越剧烈,迷人的上身趴在石面上蜷缩蠕动,白嫩的肉臀却一直被男人死死地拽着大力撞击,根本得不到片刻喘息。小龙女忍羞回头看了看身后的男人,又被他撞击伏倒,“啪啪……”的交合声中,她只能收紧蜜穴含羞迎送,等待那一刻的到来。

    “啪啪……噗哧……啪啪啪啪……”

    性爱渐渐激烈,已经无法控制,响亮又密集的交合声连成一片,两人的性器紧紧结合在一起,在高潮的前夕激烈地媾合着。极乐道人双目通红,也顾不得小龙女能否承受,疯狂地抽插着,仿佛一头爆发的猛兽。

    男狂女柔,浪花四溅,这一刻的大石上,真个是翻江倒海,淫乱癫狂。

    “呃……!”

    只听一声短暂而压抑的低吟,小龙女秀眉轻皱,朱唇紧咬。雪白的肉体在男人胯下颤抖战栗,收拢的肉臀紧紧裹住里面的肉棒,嫩穴里的粘膜软肉痉挛抽搐着,收缩,夹紧,再收缩……。

    “啊~~~~~!!!”

    一声哀婉撩人的长吟从小龙女口中传出,在安静的谷中悠悠回蕩,经久不息。小龙女嬗口大张,鬓发飞扬,如一只频死的天鹅般撑在大石上,肉臀剧烈地颤抖着,大股热烫的潮水从下体喷薄而出。

    那急泄的热浪浇过男人通红的大龟头,淋过长长的肉屌,从蜜穴谷口淋漓而出,有如喷潮。

    “喔……好舒服……贫道……也要射了……”极乐道人的大鸡巴被小龙女的阴精玉液一泼,顿时一阵酥麻,再抑制不住泄意。“小龙女……我要射给你……!”,只见他搂住小龙女瘫软无力的肥美肉臀,快速抽插了几下,继而身躯绷紧,提臀狠命向前一送,原本捣弄时还裸露在外的一尺屌肉,这一击竟是整根没入!“都射给你……!”。

    “噗滋!”

    “啊~~~~~!!!”

    “喔~~~~~!!!”

    极乐道人如一个老头般弓着身子,颤抖着抱紧小龙女的后臀,骶骨死死地抵着腹下丰腴的臀肉,深插在小龙女体内的大鸡巴一阵膨胀、翘动,硕大的龟头竟然戳进了小龙女圣洁的玉宫。通红的龟头遽然一跳,马眼一张,火热的浓精狂射而出!

    “啊……好烫……”

    凶猛的岩浆携着滚烫的温度,直接击打在小龙女的子宫壁上,就连外面的小腹上都可以看到明显的激射痕迹。极乐道人的性器何其强悍,射精力度何其之大,甚至输精管中都能听见精液急速运输的“噗咕”声。

    “啊……小龙女……都是你的……”

    肥大的卵蛋压缩喷涌,性器深层次的结合下,大龟头一次次喷射着危险的精液,将浑厚的热精一股股的注入小龙女的子宫。粘稠的男精熨烫着、寻找着,不一会儿便填满整个爱巢。

    小龙女娇躯抽搐着趴在那里,默默承受着极乐道人的精液,体内的大龟头每射一次,她的身子就不由自主地颤抖一下。被极乐道人抱着抽插了将近一个时辰,小龙女早已娇软无力,尤其是极乐道人射精前的极度深插,险些将她插晕过去,但小龙女仍然尽力支撑着肉臀,温情地让极乐道人完成对她的射精,内心的体贴与贤惠深深表露。

    男精很快灌满了小龙女的子宫,多余的精液开始溢出,极乐道人臀股一摆,“滋……”的一声将那根长长的屌具从小龙女体内拽出,两人均是身躯一颤。他连忙将小龙女颤抖的身子掰起,握着湿淋漓的大鸡巴对着小龙女晃动的双乳,将体内剩余不多的精液射出。

    小龙女瘫软在大石上,任由极乐道人在她身上肆意射精,饱经摧残的丰腴嫩臀无力地搁在石面上,涂满了亮晶晶的淫液。被满满内射后的娇嫩肉臀不住地抽搐颤抖着,泥泞不堪的幽谷阴沟里,丝丝不多的乳白色的男精缓缓溢出,像是一种另类的男人标记。

    极乐道人将最后一滴精液涂在小龙女嘴边,气喘着躺在她身旁,片刻后又和小龙女拥抱纠缠在一起。

    性爱后的男女躺在大石上互相抚慰温存,享受着高潮后的余韵。和煦的微风吹来,鸟儿在树梢歌唱,蝴蝶在身旁纷飞,直教人心神迷醉,不愿醒来。

    极乐道人拥着小龙女,神情一片满足,只觉人生有这一刻便足矣。他将头埋进小龙女温暖的胸前,去享受那片雪白的柔软,一只手不由自主地滑向小龙女的小腹。

    不知爲何,原本平坦玉滑的小腹,此时脐下竟是微微鼓起,轻轻拍抚,发出盈满的咣咣声。极乐道人心中一动,料想这定是小龙女盛满精液的玉宫之处,没想她不但腰细,肚皮竟也这麽薄,最难能可贵的是玉宫竟然天生紧凑索精。难不成是传说中的“鼓精宫”?“鼓精宫”可是罕见到了极点,极乐道人也从未见过,他抚摸半响,才终于确定,一时间心中欣喜不已。

    “嗯,别……别动……”

    “小龙女,我是不是射了很多?”极乐道人趴在小龙女耳边轻声问道,他缓缓抚摸着小龙女的小腹,有些爱不释手。“你的这里面,可是充满了贫道的精液哦……”,极乐道人用掌心压了压,感觉里面鼓胀盈满,说不出的舒服。

    “啊……极乐……别动……好胀啊……”小龙女娇呼呻吟着,脸蛋上潮红未退,哀羞动人。小腹那异常的隆起被男人揉弄抚摸着,小龙女知道那里面都是他射入的精液,那种灼热充实的饱胀感,使她全身都起了阵阵的痉挛。

    极乐道人抚弄片刻,才恋恋不舍地抽回手,转而去抓小龙女的胸部。

    “嗯,极乐别闹了,天快黑了……哦……我们回去吧……”

    雪白的大奶被极乐道人挤压成各种形状,阵阵肉浪翻涌,乳香和精液的味道混合在一起,让人忍不住想纵身淫欲,就此沈沦。

    “小龙女,我们再做一次吧!”

    “啊……不……不行……”

    “仙子不愿意吗?”

    “哦……极乐……你别误会……”小龙女抱住极乐道人的手臂,含羞哀求:“妾身真的没力气了,经受不住再次挞伐,明天再做吧!”

    “唔,是贫道考虑不周,仙子一定累坏了吧?我们先去吃点东西休息下。”极乐道人将小龙女打横抱起,跳下大石,道:“不过仙子有所不知,你的功力也远非常人能比的呢,根本不用等到明天,等会儿吃完饭就恢複过来了,今晚一定要和你做个够!”。

  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   谷中的夜晚总是提前到来,前一刻还是霞光满天,下一刻便已漆黑一片。

    鸟儿提前归巢,花儿收苞待放,吃饱的蟋蟀早早地站在草尖鸣叫,健壮的单身雄兔迫不及待地外出寻偶。丑陋的大花兔左蹦右跳,兴奋不已,在谷中居住了两年的它第一次嗅到了异性的气息,这令它一连几个晚上都难以入眠。它决定,今天晚上一定要找到“它”。

    踩过柔软的沙滩,经过茂密的草地,穿越一座座高大如山的卵石,它停下了脚步。前方的潭水散发出阵阵凉意,令奔跑了好几里,浑身燥热的它,极想饮取。然而,不远处石洞中传出的那阵阵哀婉低回的呻吟声,令它踌躇不已,不过雌兔的诱惑是强大的,它不想在这里耽搁片刻。大着胆子跑了过去,在潭边一口气饮了个饱,大花兔舒服地摆了摆耳朵,刚想离去,却忽然发现了石洞中那声音的源泉。

    那是在洞口不远处的一座卵石下,两个一丝不挂的男女正黏在一起,呈对坐姿势,剧烈交媾着。男人擡起埋在女人胸前的头,忽然将女人推倒,扛起她的两条美腿,狠狠地捣插起来。“啪啪……”的交合声中,女人呻吟着、抽搐着,两条洁白修长的美腿在男人肩膀上努力地绷紧、伸直……

    大花兔撇了撇三角嘴,原来是两个正在交配的人类。不过那女人身体可真白,胸前那麽大,真是便宜了这个上她的男人。交配真好啊,看他们纠缠在一起肆意媾合,真是享尽了性交的美妙与快感,自己也要努力了。

    大花兔摆了摆耳朵,羡慕地看了他们一眼,继续循着那令它兴奋的雌性气息,追寻而去……。

    明月缓缓垂落,夜晚不知不觉间悄然消逝,天,快要亮了。

    潺潺的流水旁,一只丑陋的大花兔静静地站在河边,遥望着对面,仿佛一尊雕像。

    幽幽的股尻气息时断时续韵味十足,混杂着雌性受孕期的特殊信号,闻在大花兔鼻中,越发春意撩人。它狠狠嗅了两下,灰白相间的皮毛一通乱抖,仿佛一朵丑陋的大花,红红的眼睛中却散发着浓浓的怨恨与不甘。

    它,嗅到了“它”的气息,就在河的对面。嗅觉灵敏的它甚至可以推断出,就在一天之内,美丽的“它”还在那颗树下的草丛中撒过一泡晶莹又芬芳的雌性尿液。

    咫尺天涯。

    良久,大花兔耷拉着耳朵,依依不舍地往巢穴返去。忽然,一阵混乱又竭斯底里的响声吸引了它的注意,它扭头一看,原来是那石洞中的男女还在交配。一时间,百般滋味涌上心头,又是羡慕又是嫉妒,隐隐的还混杂着震惊与佩服。这对狗男女,竟是交媾了一夜!

    石洞中,恋奸情热的男女激烈地交配着,“啪啪……”的交合声密集而响亮,渐渐趋于白热化。男人将身前雪白丰满的玉体死死地压在坚硬凸起的石面上,以后入的方式激烈地耸动着,整个人就像一只发情的野兽。女人的肉体呈“大”字型无力地瘫软在那里,鬓发散乱,娇躯抽搐,似乎早已不堪男人的欲火狂交,在不知多少次的高潮中晕死过去。

    忽然,一声女人崩溃的悲鸣,紧接着是男人的嘶吼,两具肉体紧紧纠缠着攀上肉欲的巅峰。在他们的下体交合处,彼此的性器深深结合着,一伸一缩的肉炮在女人的肥田嫩道里喷射着灼热的弹药……